7月10号的晚上,我终于踏上了火车,告别了蒸笼重庆,回家了~~

这回运气特别好,火车是传说中的绿皮车,虽然是卧铺,但是没有空调。夜深人静的时候,坐在靠窗的小凳上,好像看到了梦境:除了耳边火车的轰隆声,眼 前是一片朦胧的景象:连绵的山远远近近,远的隔着一层迷雾,近的漆黑一片,时而还有农村小舍的灯点缀。再近些是一条河,灯光倒影在河上,看起来特别宁静。 往前方望去,偶尔能看到火车前面的车厢,在这黑暗的夜晚,只有这亮闪闪的长蛇蜿蜒在山间,快速地前进。窗外凉风吹来,总算把重庆的余热吹走了。

第二天醒来已经快天亮了,突然一下子觉得很冷,看着窗外越来越熟悉的风景,我终于回到这个熟悉的地方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