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在前面:HiFi是一个可怕的东西,如果没碰过,建议永远不要接触,它的毒性,比坑害了无数青少年的网络游戏还要强;它的魅力,比PS3+XBOX360+BRAVIA还要大,让本来能过上小康生活的你过上温饱生活,让本来能过上温饱生活的你一贫如洗……(喂~喂,是不是夸张了点)

我对耳机最早的接触是在初中,那时就一个X牌的磁带随身听,一只随机附赠的“Hifi”级耳机,一盘翻录的中国古典磁带,就是这些。对于耳机的理解,能发声就不错了吧?而且以当时的概念,我认为听随身听和听收音机在音质上是没有区别的,区别在于一个是无线的,一个要磁带。

本该这样平淡地走过以音乐打发时间的时光,那个随身听也在我学英语方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。无奈的是还不到半年,机器就莫名其妙地出故障,“HiFi”级耳机更是尸骨无存。平常无聊都是听音乐打发时间,一下子没有了音乐真不习惯,于是又索要了一台随身听,牌子我还是没能记住(汗),但是应该是深圳或者广东产的。“新机器价格上比先前的X牌贵了将近一倍,所以理当音质比那个X牌好吧”,我这样想到。新机器确实比原先的X牌随身听薄了近40%,轻了近30%,底噪也小了很多。不过原装耳机还是没能经得住我的蹂躏,很快入土了。没了耳机,我还怎么享受音乐?于是穷困初中生只得到处跑商店。有一次在诺玛特看到一个SONY耳机,降价促销产品,售价竟然要RMB50元!!“那是什么耳机哦,音质一定很牛吧”,一边这样想着自己一边走开了。总之过年时用压岁钱买下它吧。   然而到了过年还是没有买,因为太贵了,很不划算,取而代之的是去夜市摊点入手了号称SONY的耳挂式耳机,花了20大洋(很贵的),拿回家一听,音质真不赖,重低音震得耳膜嗡嗡响,太舒服了,因为这个音质,而且那副耳机用了竟然一年多之久,我当时一直怀疑那副耳机到底是不是正品SONY。这期间我买了很多磁带,发现了很多好歌,尤其喜欢李纹和滨崎步的。不过好歌很分散,不在一个盘上,而且经常倒带也是很不方便,磁带机的很多弊端被很多人发现,这时也是CD机取代磁带机的时期。

这是我第一次领教到了音质是用钱堆出来的,而且第一次有一种想买更好耳机的冲动。

终于到了高一,深圳随身听和身世如谜一般的SONY耳机仍然健在,只是随身听潮流经过了磁带机→CD机→MP3的转变,当时的主流已经是128M的带黑白屏幕、单行显示、可以显示歌词的MP3了。但是当时即便是这种配置,价格也普遍要500左右,这还是国产的,当时谁知道三星、艾利和、SONY是什么价?魅族?没听说过呢……

当时真凑巧,我姐姐来找我,临走时还借给我她的MP3,这次记住是什么品牌了,京华,128M,一首歌4M的话,可以存上30多首呢,是两张CD的容量了,而且不用携带笨重的碟片,真的非常方便。我兴奋地拿回家换上电池,晚上塞上耳机,等音乐响起时,我足足呆了有1分钟。我记得当时听的是蜜雪薇琪的《独立》,音质地的确确比原先我的机器上了一个档次,不仅仅是低音的问题,更重要的是层次分明,解析度高,整个音色都明亮了起来。后来还有一首男声,打鼓时竟然能感觉到空气震动的声音!实在是不可思议。夜深人静时,聆听着美妙的音乐,这种感觉真是太惬意了。一个星期后我将机器物归原主了,那个星期可能是高一我最有意境的夜晚。

好景不长,没到高二,我的深圳货也入土了。其实之所以用磁带机的一个原因是英语听力只有磁带版本,所以必须将就这用。可是机器坏了,别说音乐了,连英语都听不成,实在没办法,只得随意买了个复读机将就用。

从MP3降级到磁带复读机,一个华丽的高台跳水。英语听力还勉强,用来听音乐实在是非常惨淡,就像一个每天吃山珍海味的人突然要他喝清汤寡水粥。

不过在这段惨淡的时光中,一个叫“魅族”的名字却是如雷贯耳,家喻户晓。自2007年推出M3以来,我便一直关注。M3价格一直下跌,到了08年初,2G的M3已经只要400元。那时我同时看中的还有漫步者的H260,售价足足是那个“SONY”耳机的10倍。年初,我如愿以偿地入手了魅族M3,但令人失望的是M3搭配原装PT850音质并不如我想象中的那么好。试机的时候听了一小段贝多芬的FLAC,感觉确实不错,但还是觉得少了一点东西。拿回家自己品味,才发现这个机器低音太沉了,很闷耳朵,所以感觉不适。总的来说,这套系统的音质只相当于电脑+音箱的水平。好在时有富余,看中的H260实在是让人心痒,于是我像中毒了般的冲进电脑城,一咬牙,一跺脚,一掏包,硬是把H260捧回了家。不知什么原因销售人员听到我想买H260先是一愣,确定我要买后又态度极好。

小心翼翼地把它护送回家,拆封,试听。音质真的让人眼前一亮,大脑中再没有沉闷的感觉,取而代之的是非常亮丽的音色。原先的PT850比起来,简直就是玩具,不是开玩笑。听川田まみ的电子乐,不再像在电脑上有混混的感觉,很多以前听不出的细节都得以呈现,层次分明,细节清晰,整个人都能陶醉到音乐中。这下我才知道什么叫“解析度”;听Vitas的《Opera2》,Vitas的海豚音像在脑门后头戳出一个洞般尖锐,让人爽到极点;听蔡琴的《渡口》,低音下潜沉稳有力,量感十足(后来发现量感确实偏多了),最重要的是入耳式设计让我在坐公交时也能享受难得的清净。这真是一种不同于以往任何耳机的体验,以往我听过的那些耳机,和H260都不在一个档次上,这种耳机听多了,有一种意犹未尽的快感,这大概就是Hifi的魅力吧。

要说不足,那就要说H260的中音吧,特别是人声,虽然还原度和细节很不错,连轻微的换气声,口水声,还有《团子大家族》里茶太发音那种气流的不稳定感都能听出来,但是缺乏感染力,听蔡琴的歌没有沧桑感,听I've的歌感觉没被萌到,要知道歌曲缺少感染力是难以引起听者的共鸣的。

即便如此,在长达4个月的煲机生活和长达半年的使用中,这M3和H260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我在高考复习中带来的压力和疲惫,给予我一种愉快的听觉体验。

可是,耳机的魅力不仅在于能让人上瘾,它更像是毒品一般刺激已经上瘾的人类消费更高级别的耳机……这……不是用来听的毒品吗?

没错,每个“毒友”都会心甘情愿地花上成百上千元买走很不超值的耳机产品,然后陶醉其中。耳机是一种很不值得购买的东西,尤其是要获得高音质,往往多花的钱是成几何级数往上递增的。但是耳机这种Hifi装备具有很强的人文气息,每一款耳机都有其自身特点,它们更像是艺术品,服务于我们的生活。难怪这么多人愿意烧钱买一个不值得购买的产品……

H260让我对这一领域有了初步认识,半年的初烧,我发现自己更倾向于流行类女声,KOTOKO,川田まみ、还有那个声音至萌的诗月カオリ……所以我的下一个目标就是铁三角ES5,解析高,很适合电子类歌曲;人声毒,能将女声感染力发挥得让人陶醉~看来是高纯度毒品啊。

耳机真是用来听的毒品,很容易上瘾。